访《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词作者范禹先生
作者/来源:原贵州广播电视台记者 刘平 发布时间: 2020-03-09 浏览次数:3080

说到范禹,一些年轻朋友可能并不太了解。但是说起他作词的那首《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那可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成龙、刘德华、莫文蔚、孙燕姿等明星和56个民族代表,合力演唱了这首《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让这首“老歌”焕发出新的活力。

范禹,永利国际盟员,1923年生于辽宁沈阳,1952年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创作室从事文艺创作,并参与中央民族歌舞团的筹建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响应国家“支援边疆”的号召,范老来到贵州黔南州歌舞团从事创作工作,随后又调到黔南文学艺术研究室,在贵州一待数十年。2007年,范老因多年从事民族民间文艺工作成绩斐然,荣获了中国最高民间文艺奖——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和中国民间文艺成就奖。2016年11月16日,范禹先生在都匀病逝,享年93岁。

1996年,原贵州广播电视台记者刘平采访了范禹先生。刘平在此文中回忆了当初的情景......

1996年7月下旬,为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建州40周年,我受命前往黔南拍摄专题片《喜看黔南大地》。在此期间的一大收获,偶然采访到了范禹先生。

当时我住在黔南州文广局招待所。时任黔南台外宣部主任刘胜在招待所同我吃完工作午餐后,指了指招待所旁边的一栋职工宿舍:“范禹就住在这楼上。”我们买了一些水果,登门拜访了范先生。那时的标配住房也就50平米左右。时年73岁高龄,近1米8身高的范禹先生热情接待我们。

“范老师,我们就想听听《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也想听您讲讲关于它的故事。更想听您讲自己的故事。”我直奔主题。

因多种原由从北京到黔南工作、离休干部、老艺术家、一个性格爽利且令人敬重的老人、虽有些零乱但具浓郁书卷气且很有个性的家居陈设等等——编导的直觉让我感到有戏。于是当时就请刘胜赶快把摄像机搬来,马上开始了采访......

范老的收藏很丰富:那些年灌制的《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78转的粗纹胶木老唱片;33转的的细纹唱片;上海206电唱机;纸张都泛黄了的当年《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的五线谱;一些陈旧的50年代云南采风老工作照;1953年莫斯科金奖证书、金质奖章等等……

我们的拍摄先从一件件静物开始。我想的是:每样东西都会勾起先生的美好记忆!一是能让他在逐一介绍说明中渐渐地进入角色;二是使其神情自然、放松;第三,这些静物画面都绝对能成为访谈中的带说明性拟或强调性的插入镜头……

伴随着歌声,镜头从桌上的“从艺40周年纪念证”,摇摄至旋转的录音带拉出:范禹在家中听着从双卡录音机中放送出的歌曲——

“路旁的花朵正在开,

树上的果实等人摘。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老圭山也在万山丛中欢迎你来。

哎—啰、哎—啰嚇……”

这首名为《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的歌,至今已经传唱了43年,时年73岁高龄的词作者范禹,在贵州都匀的家中每每听到这不能再熟悉的歌词和旋律,总是陷入沉思之中。是在回顾创作这首歌时的往事?还是流连那消逝而去的岁月人生?外人很难知道。此时此刻,他似乎已经完全与歌声融为一体……

范禹祖籍山东诸城,1923年生于沈阳,沈阳艺术学院毕业。20多岁就开始从事文艺创作。解放以后,他先后在中央实验话剧团、中央民族歌舞团和贵州省黔南文学艺术研究室工作。话及《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这首歌,我开始采访范老,范老也很健谈。

“这首歌创作于1953年的初夏。我们在云南省路南县深入生活两个月。曲作者麦丁同志和我们一起多次商量怎样去写一首歌,主题定在歌颂家乡上面,由我来写歌词。怎么来写呢,开始并没有什么打算。有一天,我去到村子里的打麦场,没什么事我就帮助老乡打麦子。休息时我躺在麦垛上向四面张望。这时,通向晒坝的一条土路和路上行人给了我启发——欢迎客人来!我的思想一下子感觉到要从这方面去写。主题抓住后30分钟我就写了出来。开始写了四段歌词,大家一看觉得很不错,后来修改成三段,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请您老谈谈这首歌的传唱情况。”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写完后最初的试唱是在云南,(1953年)八一建军节的晚上,反响不大。1954年在北京举行的新歌演唱会上,我们团(中央民族歌舞团)唱了这支歌,唱完时没有掌声,可当大幕快拉上时,突然就爆发了(掌声)。当时那天晚上就连唱了三遍……这以后,《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就传唱开了。在莫斯科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这首歌作为参加音乐作品的比赛获得了金奖(另一首获金奖曲目为《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因为要发表,歌词改动了两三个字。

在我的记忆中,这以后有几次难忘的演出,一次是26届世界乒乓球赛(1961年)在中国举办,开幕式上唱了这歌;国庆节也唱了,领唱的演员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表扬并应邀参加了国庆宴会。从它传唱开到现在,值得说的是在云南省第三届艺术节(1992年)上,领唱合唱三千人参加;去年(1995年)北京举办世界妇女大会也唱了这首歌……”

“这首歌到今天,传唱不衰。作为词作者,你最主要的感受是些什么?”

“这首歌到现在还被人们承认、接受、流传这么久、这么广,这是我始料不到的;也可以这样说: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方面我认为:是‘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所表现出的友好的情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它是生活的体现、是普通百姓真实的情感……我相信:这首歌的生命力一定比我自己的生命要长……我想,从作者说来这就是最大的安慰,一个搞文艺创作的人能给社会留下些有生命力的作品,这应该就是一生最大最大的幸福……”

范老先生的写作状态是那样的投入,我不得不被他感染。那布满青筋敲打键盘的双手,那满脸皱褶刻画着风尘专注写作的神态,以及同满壁的各种书刊、收藏,众多在黔南民族地区采风的工作照,拟或它们与其多年生活状态的协调等等……很精彩。我静静地扛着摄像机多机位记录下此情此景。

除了歌词创作,长年来范禹在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他先后深入到苗族、布依族、水族、撒尼族、侗族、景颇族等众多少数民族地区,主持整理编纂了《布依族古歌叙事歌集》、《布依族传统故事集》、《情歌集》,并主编了贵州黔南民歌选《茨藜红》等。近些年,他还多次应邀赴日本,参与中日民间文学交流活动。被文艺界的同行们称为“闲不住的人。”

范禹一边向记者介绍自己的收藏、书籍、专著等,一边说:“我年纪大了,但自己觉得精力还可以。我一直喜欢从事原始文化的研究整理工作,同时也搞一些中日古代文化交流方面的内容。我认为我现在还能干些事,好像有很多事要做,只有去做了,才了结了自己的心愿……”

“丰润的谷穗迎风长,

期待着人们割下来。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劳动互助迎来丰收人人笑开颜。”……

四十多年过去,《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这首歌跨越时空传唱不衰。尽管范禹进入古稀之年,可这歌中也有他的欢乐与慰藉,包容着他那不老的心。

书房内,范禹听歌。老人若有所思。结束镜头从人物近景慢拉至室内全景,定格。

“姑娘们赶着白色的羊群,

踏着晚霞就要放牧回来。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让我们共同为幸福唱起来。

歌唱丰收的时光,

歌唱繁荣的祖国,

歌唱社会主义光辉的时代。

哎——啰嚇!”

今天,改革开放的时代氛围似乎赋予了这支歌更深更新的内涵。正如范禹先生自己所说的那样:我相信这首歌的生命力一定比我自己的生命要长许多、许多……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 贵州统一战线 贵州政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